包面桃核

T H I S T O O S H A L L P A S S

每时每刻

MSU0309:

闵玧其站在空无一物的冰箱跟前皱了皱眉,又翻了翻储物柜,连个泡面袋儿都没找着,最终叹了一口气,看来不出去一趟是不行了。


慢慢吞吞的回到房间里换了衣服,还没忘捞出手机看了眼温度,不看还好,看了就直接倒抽一口冷气,死心的把手机扔到了床上。


大雪过后,天是越来越冷了。


拉紧了羽绒服的拉链,又裹上了围巾,闵玧其这才出了门。


从租的房子走到最近的街道要经过一个陡坡和一大段楼梯,由此可见闵玧其住的地方是有多么偏,没办法,毕竟房租便宜。


出了门走了没一会儿就到了陡坡那段路,其实也不算特别陡,只是有点儿坡度而已。初雪那天金泰亨刚在这儿摔过一跤。


不过也怪他自个儿嘚瑟,别人下坡都恨不得在脚底下生出个铁钩勾住地面,一步一步走的小心翼翼,他可好,咧着四方嘴一路蹦蹦哒哒的,一边蹦一边还嘲笑闵玧其走路像老爷爷,结果没蹦哒几步就摔了个结实。雪下的薄,金泰亨这一摔是彻底摔在了水泥地上,他也不嫌丢人,扯着嗓子冲闵玧其喊疼。闵玧其把裹在脖子上的围巾往上拉了拉,眼皮都没抬一下从他身边儿走了过去,围巾下面露着白牙偷笑。


金泰亨哪能甘心就这样嚎了一嗓子毫无所获,拍了拍屁股一瘸一拐的追上了闵玧其,整个人跟树袋熊似的趴在了他身上,毛烘烘的头发扎着闵玧其露出来的皮肤,温热的气息扑在他耳边:“玧其哥,你也太狠心了,我都摔这么疼你看都不看一眼”。


闵玧其任由他扒着自己没挣开:“你这是自作自受,有什么好心疼的”。声音闷在围巾里头,听起来嗡嗡的,比起平时的冷冷清清可爱的不止一星半点。


金泰亨听着完全没抑制住自己的洪荒之力,也顾不得闵玧其说了什么,拉下他的围巾伸头就往他嘴上凑,轻轻啄了一下又把围巾给他裹好,继续趴在他背上得意的说道:“哥也是自作自受。”


闵玧其被他这流畅又迅捷的动作弄的懵了圈,反应过来才红了耳朵,反常的没把话怼回去。


金泰亨亮晶晶的眼睛他一回头就能看见,突然觉得冬天其实也挺好的。


在有金泰亨的情况下。


现在,闵玧其一个人走在这条路上,围巾都要裹到头顶也还觉着冷,凛冽的风迎面刮过来,他恍恍惚惚就觉得好像一会儿还会有人从后头追上来然后趴在他背上。


他已经习惯不了一个人了。


过了这段陡坡就是那段长长的楼梯,金泰亨第一次挨打就是在这儿。


四月,春天。树叶跟风都是温温柔柔的。


金泰亨站在最下边儿,他站在最上边儿。闵玧其眼神不好,饶是如此还是能看清金泰亨咧起的嘴巴和脑袋上翘起的呆毛。午后,路上一个人也没有。金泰亨仰着脖子冲他喊:“玧其哥,今天是情人节”。闵玧其心想,情人节跟我有一毛钱的关系,果断无视金泰亨话往下走。金泰亨继续在下边儿喊:“玧其哥,你打人疼不疼啊”。闵玧其停住了脚步,认真思考了一下说:“我没打过人”。说完之后他明显感觉到金泰亨长舒了一口气,依旧摸不着头脑,心想,这小子今天吃错药了吧。这样想着继续往下走。金泰亨也开始往上走,冲着闵玧其,雄赳赳气昂昂,他步子大,一步两个台阶,正好把闵玧其堵在楼梯中间。


楼梯靠墙,隔壁家的花藤爬过石墙落在外头,落在他们两人的头顶。有风过,红色的花瓣飘飘洒洒的落下来,闵玧其心头突然涌上一股不祥的预感。果然,金泰亨目光灼灼得看着他的眼睛说道:“玧其哥,节日快乐”。他都还没思考一下这句话的反常性就被那人揽过了腰,近在咫尺的是金泰亨长长的眼睫毛。唇上是一片温柔。


闵玧其二十四年的人生,眼睛第一次睁到那么大。


金泰亨二十一岁的人生,第一次从楼梯上滚了下来。


后来,金泰亨抱着闵玧其窝在沙发里看电视的时候,在一个玛丽苏剧里看到了相似的场景,不同的是没有人被推下楼梯。金泰亨瘪着嘴一脸的委屈:“我当初可是打了两个多月的石膏”,一边说着,一边向闵玧其发射幽怨的目光。闵玧其用毫不愧疚的眼神瞪了回去:“现实生活里,耍流氓是要付出代价的”。金泰亨嘴撅的更高了,闵玧其看了半天实在没忍住,伸手揉了揉他的脑袋又飞速亲了他一口:“喏,补偿”。


不亲还好,这一亲泰亨蹬鼻子上脸来了劲,晃着他的腰嚷嚷道:“利息呢。利息呢”。


闵玧其又笑了一下,一巴掌拍在了他后脖子上:“杜绝讨价还价”。


现在是深冬,花藤上连叶子都没有一片,萧萧瑟瑟的耷拉着。闵玧其仰头看了看却好像还是能够看见开的灿烂的花,大朵大朵的,跟那个午后一样漂亮,一样温柔。


下了楼梯没走多远就到了街道上,往右一拐就是便利店。


闵玧其拉开门推了购物车径直走向了食品区,从货架上拿下大包大包的膨化零食往车子里扔,平时买习惯了,什么口味儿在哪放都清楚得不得了。拿过零食之后又往水果区扫荡,冬天里的水果贵的要命。闵玧其看了半天也没做好决定买什么,最后停在了盒装草莓跟前,瞧了瞧价钱,咬了咬牙,视死如归的扔进了购物车里,又买了一堆拉面,紫菜包饭和几盒五花肉,最后拎了两大瓶可乐走向了结账台。


便利店的门一打开,寒风就顺着一切能侵入的空隙吹了进来。闵玧其打了个冷颤皱起了眉头,出来的时候忘记拿手套,看着袋子里两大瓶的可乐,恨不得给就地扔了。


恨不得归恨不得,最终还是拎着两大袋子东西爬了楼梯上了坡。


等到了房子跟前,两只手几乎要冻的没了知觉,手掌也被勒出两道红印,闵玧其搓了半天手才能拿的住钥匙。


钥匙插进房门,还没扭一下门就从里面儿打开了,仰头对上的是金泰亨藏了星星的一双眼睛。


“外边儿这么冷,哥去哪儿了?”


闵玧其没反应过来眼前这个情况,楞楞的说道:“便利店,你不是后天回来吗?”


金泰亨拎过脚边的袋子,又把闵玧其拉进了屋才回答道:“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哥不知道啊”。


说着把闵玧其抱了个满怀,闵玧其连鞋都没换,满身的寒气就被那人先暖了个干净。


金泰亨的下巴搁在他的肩膀上,声音落在他耳边:“哥,我想你了”。


闵玧其听了这话咧开了嘴笑,说是奉命回家过个元旦,这连两天都不到又匆匆忙忙的赶了回来,也不知道怎么跟家里人交代的。


“冷吗,你回去的时候连厚衣服都没拿”


“现在抱着哥就不冷了”


“吃饭了吗”


“没,我风雨无阻的往回赶,就等着玧其哥你的犒劳呢”


“犒劳是可以。咱能不能进去说话,我这还没换鞋呢”。


两个在玄关抱着进行了段毫无意义的废话,闵玧其才意识到现在这个状况有多么搞笑,拍了拍金泰亨的背哭笑不得的说道。


“不好,我还没抱够呢,哥都不想我吗?”


闵玧其听着金泰亨耍小脾气的话也就任由他抱了,反正在自个儿家,丢人也丢不到外边儿去。


“玧其哥,这可是答定问,赶紧说想不想啊。”


金泰亨见闵玧其半天没应声,不依不饶的问到,勒在闵玧其腰上的胳膊又紧了几分。


闵玧其也卸了全身的力气,整个人靠在了金泰亨怀里,勾起了嘴角轻声回答道:


“想”


很想,走路在想,发呆在想,一直都在想。


【END】

许一个愿望。

八月考雅思要6分。

2016.4.8-2016.8.


加油~可揭橡皮章真的好用啊


今天早上好困好困好困啊~不过今天中午去上了美术课 美术老师实在是太好了 特别有耐心的教我 然而刚开始学也仍需努力啊~


下午